您現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 > 貴溪概況 > 典故傳說

典故傳說

民間流傳“十不得”
  信江流經貴溪市境長約六十公里,稱薌溪,以城南白芒洲古產郁金香草而得名(薌同香)。這一段江岸山石詭異,風光奇特,向為攀登瀏覽的勝地。民間流傳的“貴溪十不得”便是對這些自然美景的巧妙概括。
 
(一)“掛榜山掛不得”
  掛榜山,又名五面峰,地處市城西南五里。《貴溪縣志》記此山“鳥道紆盤,奇石卓詭。攀籮結掛,多見淹留。下瞰平壤,城堞參差,渺在林際。”明代李夢陽詩云:“東華山北五面石,削成四面何嶙峋。”清人鄭日奎贊道:“溪南多奇勝,首數五面石。”現仍可見巍峰屹立,陡峭如劈,形同懸榜半空,人不可攀,是以有“掛榜山掛不得”之謂。明代旅游家和地理學家徐霞客繞道山之東南,始得達其峰巔。據《徐霞客游記》載,五面峰之巔為佛宇峰,時山腰有僧寺,霞客曾于此避雨小憩。如今廟宇傾頹,僅存瓦礫了。倘循霞客足跡登高鳥瞰,可見信水橫流,江橋雄踞,上下十數里間,竟有四橋依次,十分壯觀。移目江北,則層樓錯落,人行如蟻,城池街道盡收眼底。游人至此,如身處去端,清風迎面,松濤在耳,真不失為工余之一樂了。
 
(二)“一線天現不得”
  自五面峰拾級南下,于峽谷中穿行百步許,即到一線洞天。此處山裂為二,其間不過十米寬,而直壁雙聳,高近百米。真可謂人物于其內,隔天日于其外,實在是個展現不得的奇異所在,故而有“現不得”一說。據史載,唐吳面力出仕前曾于此建齋讀書,人稱潛谷先生,因而一線天又名潛谷洞。元朝趙孟兆頁有詩云:“洞中即仙境,洞口是桃源。何殊五陵路,雞犬自成村。”明人江如瑾《游一線天》有詩句曰:“石煉天能補,何余一線天。”《貴溪縣志》對此洞也稱頌備至:“洞壑奇峭,類神施鬼設。入其中,阝危塞幽瓊。久之出坎,仰視寥廓,未嘗不嘆其虛詭自然也。”今人游洞,四季皆宜,但以春雨初晴為最佳。是時山水滲珠,飄然飛陣,觸石一濺,細沫萬千,映睛光而現七彩,化雨露而聚甘泉。明代鄉人汪俅以“碎滴天漿聲不斷”以喻此景此情此聲,也算得上是佳句了。而徐霞客則更用“可以冠平生者”之嘆以譽之,可見洞天之奇實不在江南名勝之下。
 
(三)“金銀倉開不得”
    貴溪市雄石鎮西南山腳,一石嵌壁間,嚴然洞門,此即為金銀倉。相傳某石匠偶經洞口,見洞內流出金銀,大喜過望。手拿袋裝,始嫌量少,于是將金銀掃回洞中,并搬一石堵洞口,以防他人得見。旋即飛跑回家,挑空籮一擔反至洞口,意欲滿載而歸。不料所堵之石竟推搬不動,有如著地生根一般。石匠氣急,以鐵釬鑿石。忽聞雷聲大作,石塊化為石門,永封洞口,至今不得開啟,因而民間有“金銀倉開不得”之說,大概也是對世人勿貪財過份的規勸。
 
(四)“仙人橋過不得”
  貴溪市城東南三里,信江南岸群山中,有巨石如虹,天然而成獨拱石橋,名仙人橋。一名月橋巖。于橋下仰視,橋拱高穹園整,梁柱方棱直立,拔地而起二、三十米,竟如人工砌造而成。自橋東循崖登其上,橋面修廣、平直,長達五、六十米,足可昂首闊步而行。然行至西端,則懸崖陡壁,無階可下。距此十米處,一石如人坐守橋頭,似向行人告警。游人不得己只好轉身沿原路而返,是以民間有“仙人橋過不得”之傳。橋身石壁曾有多處石刻,那“此處神仙跡,神仙到此么?山花常帶笑,野鳥自來歌。”的陰刻,雖然有所剝落,但仍依稀可辨。元朝趙漢詩曰:“萬山縈合處,窈窕洞門開。”明人高賓《詠仙橋》詩曰:“奇石自雄跨,仙橋誰侈石”。清人朱彝尊《貴溪》一詩也提及此景,有“連山奇復釜,獨石忽成橋”之句。舊志載:“自山麓 中仰眺,生態遠出。”是以當年徐霞客行至山下,見一橋高架山間,大異之,遂以勃勃之興往游,其稱道之句記于《江右游日記》中。
 
(五)“大肚羅漢戲不得”
  仙橋西端之石人,挺胸凸肚,盤腳打坐,人稱大肚羅漢。或因其有佛門之尊,不得戲謔;或因其為龐照大物,無法把玩,故而民間流傳有“大肚羅漢戲不得”一語。是敬之若鬼神,還是諫人以風范,不可考。但事實上若非架樓攀梯,確也很難爬到這位羅漢身上去。
 
(六)“浮石浮不得”
  貴溪城東,信江北岸,有一紅砂巨石半浸水中。信江東來,直撞石壁,水流受阻,稍折而南,復又西去,于是為貴溪留下了一塊大致三面環水的城關寶地。故而舊志稱此石“雄踞流水;為邑左障。”清人琚廷煥更作詩贊嘆:“一石溪頭似虎蹲,巍然獨自障東門。千村綠樹連云鎖,萬里洪濤向日吞。”據傳歷年洪水從未浸沒此石,故稱浮石。意謂此石若浮水中然。民間流傳“浮石浮不得”一語,當指石若浮,則“水漫金山”,貴溪縣城一變而為汪洋了。舊志又記此石為雄石,一般以為此即城關雄石鎮鎮名之由來。
 
(七)“潭灣沉不得”
  貴溪市城郊濱江鄉有潭灣村,地處信江西岸。古人曾于溪邊鑿石架木為亭,因而此石稱為鑿石,石下水灣稱鑿石灣,即今之潭灣,唐人吳面力曾有“栽花鑿石灣”的詩句,可見其名由來己久。此處深水澄碧,魚各分聚,舊時分為鳊潭、鯉潭等,漁人以筏隔水上,各有分界,其魚絕不相混。今有鐵路橋架潭上,禁人濫捕,因而魚聚橋下安然無恙。遇晴日,則魚翔清波,煞是好看。與鑿石相連為萬安山,清乾隆十年,知縣彭之錦曾改建象山書院于其上,舊志稱此處“浴以湖光,繚以煙岫,喬木千章,清陰翳照。”潭水之下有后河灘,明朝王增 作有《后河春漲》一詩:“三月薌溪春雨多,后河春水滿平坡。桃花浪里魚龍化,楊柳溪邊釣艇過。日落煙蕪迷遠岸,夜深星斗映清波。幾回欲欲泛扁舟去,聽唱滄浪矣欠乃歌。”“潭灣沉不得”之謂,是說潭水極深,無論船沉、人沉,都很危險。語似牽強,不過旨在指點山川之美,并非“危險小心”之意。
 
(八)“釣魚灘釣不得”
  釣魚灘,在貴溪城東南白芒洲。此外南枕青山,北傍綠水,日見帆影,夜聞浪濤聲,是個情景俱佳的臨江洲渚。只是水流湍急,名為釣魚灘,其實并非垂釣的理想之地,所以說它“釣不得。”但釣魚灘其名其地頗為雅致,引得文人吟哦也就不足怪了。如明人徐毅夫有五言詩:“明月照沙渚,清風滿釣竿。戲鱗來覓餌,宿鷺自承團。市井人煙靜,乾坤云水寬。夜深不歸去,移艇泊前灘。”羅鵬翮有七言詩:“有水不知魚在網,長江巨臂自相親,花下酌酒酒生色,傍溪釣魚魚不嗔,隨機與魚相上下,請君還問釣魚人。”
 
(九)“金沙掏不得” 
  金沙鄉南部有金沙村,地處信江北岸,附近有龍巖峰山洞。元朝趙孟兆頁有《金沙嶺》詩:“郁籮緣石蹬,步上金沙嶺。露下色熒熒,月生光迥炯。”清人戴圣崇《舟泊金沙》詩更將此處描繪得十分清雅:“溪回兩岸合,山斷白云斜,落木空寒日,晴江帶晚霞。”這里明清間設有驛站,名金沙鋪。經水路傳至安仁(今余江縣)界山鋪,為通省要道。當年船只往來,商賈出入,一度曾為繁榮集市。后水運漸被陸路替代,市面蕭條而成村落。金沙之名緣由何起,己不可考,然此處河沙中其實無金可掏。多年來,地薄山荒,金沙徒有虛名而己。如今政策好,人勤勞,窮壤一變而為金銀遍地的魚米之鄉,當是完全可能的了。
 
(十)“石鼓打不得”
  志光鄉南端有一大村莊,村東信江渡口,一巨石形為鼓,稱為石鼓,因而有石鼓渡之地名。明朝江之岱有詩贊道:“金鼓玉堂開綺席,笙歌銀燭擁朱顏。何如石鼓天然韻,明月清湍山水間。”相傳鼓自鳴為兵兆。是以清人鄭日奎大發感嘆詠道:“吁嗟此地厭兵久,使予對此感慨生。何如大斧碎此石,石不能鳴兵永息。”倒也表達了人民厭惡兵亂的思想感情。看來,“石鼓打不得”一說,除了常理之外,或者還是百姓祈求和平安定心情的表露哩。
500元 倍投方案 稳赚